紀念林奕含

馬上(4月27日)就是林奕含一週年祭,正好剛剛讀完《房思琪的初年樂園》,寫下一點紀念吧。

因為看書評說簡體版翻譯的比較爛,所以就直接買了繁體版,硬是啃完了全本。在看的過程中也意識到我以前的一個誤解:寫繁體字並不是一定要把“短信”寫成“簡訊“,繁體字也如其他文字一樣只是一種文化的展現形式,只是因為她更能展示文字的來源組成,所以值得多了解。明確了這個目的,那麼就明白了該如何學習、使用繁體字了。

最早知道林奕含應該就是在去年(2017年)4、5月份間,那時她剛剛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網絡上爆出了她的故事,她也成為了英雄,一個用書當武器與壞人抗爭的英雄。

先看一個網友的讀書筆記https://foolishbits.com/當房思琪遇上李國華-2b248fbfd2e0 ,我覺得這篇深入的分析文章能夠幫助我們很快的解除一些疑惑。最核心的,許伊紋、劉亦婷、房思琪都是代表某一面的想象,都是作者林奕含性格以及願望的某一面放大的展現。

關於網友下面的這句話,我覺得他文字描述的有點歧義的(我覺得不能說郭曉奇這個角色是房思琪本人,我覺得她是一個組合體,不能純粹說是作者本人,比如關於郭曉奇父母背景的介紹明顯就不是作者本人的情況)

郭曉奇:在小說裡是一個在房思琪之前同樣是受害者的同路人,後來決定在網路上po文揭穿李國華。我猜想,這個角色大概是房思琪本人,而非曉奇,小說裡的曉奇的遭遇或許只有一小部分是真正的曉奇本人的經歷,其他部分,可能全是房思琪自己的故事。例如,曉奇的父母,與李國華、李國華老婆攤開來談判曉奇與李國華的師生戀被發現了這件事。

但是我同意他的看法,就是郭曉奇這個書中人物,不簡簡單單是作者的自己的某一面,更是將一個真實的曉奇和自己本身中和后想象出來的人物。

書中情節上沒有太多好說,這裡主要是想聊一下性和性教育的內容。

整個社會羞於談性,看來這不是大陸特有的現象。我覺得房思琪的故事給我們有兩點教訓:

  1. 父母要營造良好的家庭氛圍,要家庭成員之前彼此信任,要有愛。

在飯桌上,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:

『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,就是沒有性教育。』

媽媽詫異地看著她,回答:

『什麼性教育?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。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?』

思琪一時間明白了,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,他們曠課了,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。

家庭對性教育的缺失。

…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,一面用天真的口吻對媽媽說:

「聽說學校有個同學跟老師在一起。」

「誰?」

「不認識。」

「這麼小年紀就這麼騷。」

思琪不說話了。她一瞬間決定從此一輩子不說話了。

加長自己思想的極端,對孩子的不關心,使他們自己本身也成為了幫兇。

另外,關於家長是否應該早點給與小孩性教育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。網絡上有一句言論:“你嫌性教育太早,坏人永远不会嫌你的孩子太小”。是的,這句話很對。但是另外一方面,如果性教育太早,尺度過大,是不是也會導致小孩過早的性意識覺醒,不利於身體發育成長。

  1. 任何關於性的暴力,都是整個社會遺棄完成的。

從父母到廣大吃瓜群眾,大家在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幫助施暴者。真正的幫兇不僅僅是施暴當場的協助者,也包括事後進行猜疑、中傷、侮辱等二次傷害受害者行為的吃瓜群眾。看看知乎上的這篇文章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6871632,大家再想想即使在平時看到的新聞下方動不動就人身攻擊的的評論,在網絡的世界里,傷害一個人太容易了。所以我們看到的,很多受害者都是在事後受不了周邊人的眼光、言論等社會壓力才選擇放棄生命的。

 

PS:

順便分享下本書中學到的兩個成語:曹衣帶水(也有稱之曹衣出水) 和 吳帶當風

書中原文是李老師說的:你現在是曹衣帶水,我就是吳帶當風。看到此處時,我覺得書中的李老師的文學功底的確很牛,突然也能理解作者的某些痛苦了,現實和幻想,自我麻醉或者清醒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