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转载]破解软件和盗版软件的免费午餐真的有那么好吃吗?

破解软件和盗版软件的免费午餐真的有那么好吃吗?

原创作者:辛亚平
日期:2009年3月8日
转载网址:http://xinyaping.blog.sohu.com/111845956.html

  我不敢说自己电脑技术有多厉害,但是放在人群里还算是个高手吧。所以,自从上大学的时候起就经常被叫去帮老师同学装系统,小区里的熟人、朋友,甚至朋友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,都曾叫我去帮忙装过系统。甚至有的公司装服务器,也叫我去帮忙。

  有些人的电脑就是爱闹鬼,我前脚刚出他家门,还没回到家呢,在路上就被一个电话叫回去:刚刚还很正常的系统,装了个破解软件,于是就莫名其妙地染毒了。于是 我又回去帮着杀毒,杀完毒再教育一番,不要用破解软件,等等。往往是当场听进去了,时间长了又忘了。有的人,我费尽心思仔细询问他平时都用电脑来做什么, 然后把他需要的软件都帮忙装上,心想这下他不会再装那些来历不明的软件了吧。结果,时间一长,又忍不住去破解软件网站下载去了。我从7-zip官方网站下 载个7-zip装上,他非说用着不习惯,硬要自己装个破解的WinRAR。我从Google网站上下载个Picasa,他非要自己装个破解的 ACDSee。甚至有的公司,我前脚给IIS上设置好了FTP,后脚他就自己装个破解的Serv-U。有的人,我一再叮嘱要打开Windows Update,他还是固执地要关上,他以为360的Windows Update比微软的更可靠。

  有的人从他装上操作系统开始起,电脑里就已经有病毒了。这些病毒可并不来自微软,而是来自盗版Windows的生产者。过去这方面的事情还没有被曝光,现在已经逐渐曝光一些了。比如番茄花园盗版Windows光盘暗藏木马,以及网友对JuJuMao盗版Windows的反映。

  依照现在的查毒、杀毒技术,并非所有病毒都容易被发现和清除。有的电脑其实已经染毒了,却发现不了,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。在普及网络、普及互联网的今天, 我们在接受一切信息的时候,都存在一个“信任”与“不信任”的问题。别人在网上说一句话,你可能要想一想:真的还是假的呢?同样,你下载一个软件,你是否也想过这个软件是否值得信任,有没有暗藏病毒木马?杀毒软件、不明进程监视软件、网络防火墙,这些为我们的个人电脑构筑了一道安全屏障,但是这个屏障并不 是百分之百可靠的。尽管这些安全软件公司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但是,安全与入侵永远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战争。在这种情况下,作为我们普通民众,我们不可能指 望人人都变成网络安全专家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所能够做到的最能保障我们安全的事情,就是:接受可靠的信息,使用可靠的软件,向信任的人共享信息,拒绝向 不信任的人共享信息。

  现在,自由软件、免费软件、开源软件已经很丰富很发达了,已经成为了商业软件的一个非常好的补充。我一直持有这样的观点:

(1) 如果你是个人电脑用户,我相信你平时在家不大可能去做什么科学计算、工程设计,即使真的有这样的需要,那么你所在的公司有义务向你提供这些软件的正版,而 你本人不必去网上费力找破解版。一般人在家里所做的事情,一般来说用自由软件、免费软件都能做到,你也没有什么必要去找那些破解软件。

(2)如果你是公司里的商业用户,你所使用的软件,和你使用的硬件(电脑、办公设备等),它们一起作为你的劳动生产工具,在协助你为公司创造利润,公司有义务为你提供可靠的生产工具。所以在公司里你也没有必要使用破解软件、盗版软件。

(3)有些软件的市场价可能偏高,它的价格是不是真的太高了呢?这个要由市场说了算,物超所值的软件自然会受到大家欢迎,而价高质劣的软件自然会被市场所淘汰。但是,盗版软件和破解软件打破了这一市场游戏规则,给用户和软件公司都带来了巨额损失。

  一方面,盗版软件和破解软件使软件公司丧失了应有的收益。比如说,研发了广受欢迎的《仙剑奇侠传》、《阿猫阿狗》的软星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,本应赢得更多 的市场利润而获得更好的发展,却难敌盗版,最终解散。再比如,尽管微软斥资上百万美元为Windows Vista做广告,甚至在421米高的上海金茂大厦挂出全球最大的Vista广告,截至到2007年4月,只在中国卖出了244套正版Vista。尽管中国民众一再呼吁Windows降价,但是微软在付出上亿美元的研发成本之后,面对在中国市场的如此败绩,我们有什么理由敢去奢望微软把Vista的价格降到某些中国网民所说的“百元以内”?

  所以说,盗版破坏了软件市场的游戏规则,使得本该盈利的软件企业破产倒闭,使得本该降价的软件价格居高不下,使得物美价廉的软件无法占领市场。即使降价到几 十元,但盗版光盘一张不到10元,网络下载破解软件成本为零,你让几十元的正版软件如何销售?你让已经吐血让利的软件企业如何发展?然而受损失的绝不仅仅 是软件公司,广大电脑用户无疑将成为最终的受害者。比如说上海软星解散了,他们的员工可以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另谋高就,但是以后市场上不再会有上海软星的 产品了,众多的仙剑粉丝们只能去转用其他软件。(或许再用另一种软件的盗版,并再一次用盗版挤垮研发该软件的企业?)

(4)很多电脑用户 放着免费软件不用,却热衷于使用破解软件、盗版软件,并不是因为那些免费软件不好,而是用惯了盗版的他们并不认可免费软件。免费软件可能没有商业软件的功 能那么齐全,或者使用习惯相比商业软件来说需要去适应一下,但还没有到要被用户抛弃的地步。比如说,微软有免费的Visual Studio Express,Express系列的微软软件从来都是免费的,但有些开发者还是要去用盗版的Visual Studio Professional,尽管Visual Studio Professional比Visual Studio Express多出来的一些功能并不一定是他们所必需的。有的家庭电脑用户,我向他们推荐了来自Google的免费的Picasa,但是他们说不习惯,所 以宁可去装破解的ACDSee。而据我观察,破解版的ACDSee带病毒的比率相对其他破解软件来说恐怕是比较高的。实际上Picasa的用户体验真的令 人难以接受吗?未必。如果必须为ACDSee付费,我相信这些用户将重新考虑我向他们所推荐的Picasa。许多商业软件是有免费的替代品的,甚至有的软 件公司一边推出商业软件一边推出相应的免费软件(比如说微软)。免费版不如商业版是正常的。我们买不起大房子的话可以买小房子,小房子还买不起可以选择租 房子,吃不起高档西餐的话可以去路边的小饭馆解决温饱,顺便还可以繁荣一下小饭馆的生意。但是到了软件这个问题上,为什么宁可去盗版那些昂贵的商业软件也 不愿去尝试众多的免费软件、自由软件、开源软件呢?有多少工作是必须由商业软件才能完成的呢?

(5)商业软件的价格并不是坚冰,商业软件 公司要生存要发展,他们就不能不考虑市场的反馈。如何让软件的价格更接近合理?这个是要靠软件公司和电脑用户的双重努力才能做到的,而盗版和破解软件只能 制造越来越深的市场鸿沟,使软件公司对市场降低期望,并最终使用户得不到满意的价格。实际上用户可以多注意一下软件公司的优惠举措,并对这些举措做出积极 的回应,这样可以促使软件价格早日达到合理值,即不伤害用户的利益也不伤害软件公司的利益。比如说,很多人认为微软的产品价格太贵,但是微软在全球开展针 对中小企业的Microsoft BizSpark™计划,使得中小企业可以免费享有正版的微软产品,同时也在全球推出校园授权,使高校师生可以获得微软产品的优惠价格。如果校园授权对你来说依然太贵,那么怎么办呢?请允许我援引“高医部落”网站的一段评论,相信会有一些启发意义:

  引述 :『談判不能靠別人, 要靠您自己備妥替代方案。 韓國為什麼能夠享有低價? 因為他們很認真地嘗試替代方案: 兩年前就推出 linux city 與 linux university 計畫。 華碩新版的 eee PC 為什麼可以改採用 windows 而幾乎不因此提高售價? 因為他們真的推出了預裝 linux 第一版產品。 臺灣某縣市網為什麼可以獲得 Microsoft Office 負的授權價格? 因為他們強勢推動 OpenOffice。貴校呢? 不簽授權, 請問貴校有沒有替代方案? 要讓學生都用非法的軟體嗎? 沒有籌碼, 如何談判?』

从上述这段评论,我相信会有人从中受到启示。想要获得更优惠的商业软件,不是用盗版去作恶意的对抗,而是要靠积极的行动来打破价格坚冰。积极的行动,必将带来积极的回馈。

(6) 说到开源软件,我并不认为它和商业软件互为敌人。我前面所说的一些观点,可能有的人会认为我一会儿在为商业软件说话,一会儿在为开源软件、共享软件、免费 软件说话,有的人可能会搞不懂我的立场。实际上,我既不刻意为商业软件说话,也不刻意为开源软件说话,我只是站在我所认为的中立的角度来说话。我很反感某 些Linux爱好者刻意丑化Windows,妖魔化微软、指责Windows不免费,指责微软不开源。正如商业软件无权去强求开源软件闭源,无权去强求免 费软件收费,同理,开源软件也无权去强求商业软件开源。作为两个竞争对手,你能够打败对方的唯一方法就是证明自己比对方更优秀,或者填补对方的某种空白、 更加迎合用户的需要。开源软件与商业软件互相竞争、互相促进。开源软件降低了技术使用门槛,而商业软件则以软件的质量取胜,这个质量不仅仅是软件本身的质 量,还包括软件服务的质量。开源软件固然好,但是在技术支持方面,大多是以社区化存在,而商业软件则大多提供优质的商业支持。当然开源软件也有商业支持, 但是它的商业支持同样是收费的,与商业软件无异。我更希望大家确实因为商业软件具有某种优点而付费购买商业软件,如果不想为软件而付款请你选择开源软件、 免费软件,但是,无论如何,请不要选择盗版软件、破解软件。盗版不仅是商业软件的敌人,它也是开源软件的敌人,它是全社会的敌人,它损害了商业软件的利 益,也阻碍了开源软件、自由软件、免费软件的推广。

  中国的病毒地下产业链已经十分庞大,伴随着发布破解软件、盗版软件、通过恶俗网站传递木马等一系列手段,中国的地下病毒产业链已经十分完整, 每年数亿的收入令这一条地下产业链异常发达。中国是世界上受僵尸病毒感染电脑最多的国家,是世界上遭受拒绝服务攻击最频繁的对象,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仿 冒网站。中国拥有世界上最聪明的程序员群体,却没有使中国诞生中国的微软、中国的IBM、中国的CA、中国的Cisco,甚至在软件外包领域都没能胜过印度,这不能不令人深思。过去,中国政府没能有效地打击破解、打击盗版、打击地下病毒产业链,这是政府的失职,甚至不排除个别政府官员的严重渎职。今后,希望政府在知识产权保护、打击盗版、打击恶俗网站、打击地下病毒产业链方面做出更积极的努力。也希望世界上最聪明的中国程序员们自觉抵制盗版、抵制破解、抵 制地下病毒产业链,把聪明才智放到能真正为人类造福、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事业中来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